上海翻译公司|兰坤翻译|专业化笔译|口译同声传译【021-52683090】上海兰坤翻译公司_www.averflooring.com
 
首页 关于我们 质量管理 成功案例 服务流程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行业动态

翻译热线:021-52683090

移动电话:15000735100

微信:15000735100

地址:新华路728号1楼111室

3\4\线延安西路站,凯旋路口

 
 
  957920050
  service@langlocal.com
langlocal
 
语言服务业发展与启示
 
2014年第2期:语言服务业发展与启示 
来源: 中国译协网
 

编者按 2014528日至61日,中国翻译协会作为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语言服务板块承办单位,将首次在京交会平台上组织开展语言服务专题展示,编印发布《中国翻译协会语言服务企业推介名录》。529日举行的第三届京交会十大论坛之一:“语言服务与全球化论坛”是由中国翻译协会联合国际知名商业咨询机构和行业组织共同打造的语言服务业高端咨询研讨平台,旨在分享全球知名跨国企业语言资产管理经验,发布全球最新语言服务业权威信息和报告等。为配合中国语言服务业在本届京交会的集体展示,视点栏目特收集整编了近几年公开发表的探讨中国语言服务业发展与趋势的相关文章。

语言服务业发展与启示

语言服务业包括翻译与本地化服务、语言技术工具开发、语言教学与培训、多语信息咨询等四大业务领域。在我国,语言服务业的行业地位在“2010中国国际语言服务行业大会”上首次得到官方确认。从2012年起,中国翻译协会和中国翻译行业发展战略研究院联合发布年度《中国语言服务业发展报告》,这标志着作为我国优秀文化和科技成果“走出去”战略的功能载体及国际服务外包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语言服务业已经开始得到政府部门和学术界的重视。

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使高质量的语言服务成为可能。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跨国公司是国际生产体系中最积极、最活跃的主导力量,也是语言服务业最重要的服务对象。以中国为例,外资企业占中国语言服务业务总量的21.5%,居各类客户群落之首(中国译协等 201227)。    

1. 语言服务业形成的原动力

19世纪60年代,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逐渐向垄断过渡,“过剩资本”的大量形成推动了资本的国际流动,跨国公司应运而生。跨国公司的出现,促使国家、区域、企业的经济发展模式和发展路径迅速分化。二战结束后,跨国公司更是得到了迅猛发展。以2010年为例,跨国公司控制了全球40%的生产活动,当年创造出16万亿美元的附加值,约占全球GDP总量的25%,仅跨国公司海外分支机构所创造的附加值就超过全球GDP总量的10%及产品出口的33%。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的实力也在迅速增强,国际资本流动已经由原来发达国家之间及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传统模式演变为相互投资模式。

跨国公司以外商直接投资(FDI)的形式进行海外扩张的最初目的是利用东道国廉价的资源(原材料、能源制品、劳动力等)生产劳动密集型的中间产品或最终产品,以此获得规模经济或者降低生产成本,其产品销售到东道国以外的其他地区,属资源寻求性(resource-seeking)投资。我国改革开放之处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就以此类居多,尽管能够创造可观的税收和就业机会,但技术外溢、示范效应均较低,与东道国的产业和文化关联更是几近于无。随着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崛起,当地市场的重要性逐步凸显,跨国公司开始进行市场寻求性(market-seeking)投资,产品主要投放当地市场。市场寻求性投资能够产生更好的示范效应、竞争效应和产业关联,同时其产品也必须满足东道国对语言、文化、法律法规的具体要求。可以讲,跨国公司市场寻求型投资带来的本地化作业流程构成了最稳定、最直接的语言服务市场需求。

在企业层面,成本优势和产品差异性是企业竞争优势的主要表现,企业竞争归根结底是“价值链”的竞争(Porter 199070 )。“价值链”连接了一个企业提供特定产品或服务的所有环节。哈佛学者迈克尔·波特将“价值链”上的活动分为“基本活动”和“支持性活动”,前者与产品生产、经营直接相关,后者则仅起辅助作用。在企业众多的“价值链”活动中,并非每一个环节都能够创造价值。那些真正创造价值的基本活动是价值链的战略环节,应该留到本企业内部,而支持性活动可以外包的形式从外部经济网络获得(王传英 200526-27)。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绝大多数核心产品与语言无关的企业都从外部获取非战略性的语言服务,这也正是语言服务外包伴随市场寻求型投资的增多而迅速兴起的客观原因。近年来,欧洲、北美、亚洲分列全球语言服务市场份额的前三甲,而上述地区也刚好是外商直接投资最集中的区域。就我国而言,语言服务企业集中在外商投资密集的东部沿海地区,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省市占到全国总量的69.8%,其中仅北京、上海两市就占55.6%(中国译协等 201221-22)。

   2.全球语言服务业概览

卡门森斯顾问公司(简称CSA)把语言服务企业定义为“拥有两位及以上专职雇员、提供与语际信息转换有关的服务或技术的企业”(CSA 20113)。CSA统计,2013年全球共有来自154个国家或地区的27668家语言服务企业,当年语言服务业总产值预计为347.78亿美元。在20082012年的5年间,除2011年外,语言服务市场的年增幅均在两位数以上(CSA 20122)。全球语言服务业的发展具有以下显著特征:

1)语言服务市场地理分布不均衡

按营业额计算,欧洲是2013年全球最大的语言服务市场,市场份额预计高达48.75%,其次是北美(35.77%)和亚洲(11.38%)。与此相反,大洋洲(2%)、拉美及加勒比地区(1.8%)、非洲(0.29%)的语言服务市场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与市场份额相适应的是,2013年全球57.83%的语言服务企业集中在欧洲,而位于北美和亚洲企业的比例则分别为18.31%14.76%。实际上,作为以提供特定专业服务见长的行业,语言服务业对主体经济的依附性体现在其市场份额与区域经济表现高度相关。随着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和从阿富汗、伊拉克逐步撤军,与2011年相比,2013年北美语言服务市场份额的跌幅接近14%,而经济持续不景气的南欧则由2010年的7.67%下滑至2013年的3.4%。与此相反,经济形势总体向好的西欧、北欧和亚洲市场在经历20102012年较快增长后保持了稳定。

2)企业主体是中、小、微型企业

根据全球语言服务业的实际情况,结合国际通行标准,可以将专职雇员人数在50人以下的语言服务企业定义为中小企业,其中雇员数在5人及以下的属微型企业,6-20人的是小型企业,21-50人的是中型企业,51-500人的是大型企业,而像莱博智、HP ACGTransPerfectSDL这些雇员总数超过501人的企业可算作本行业的特大型企业。

按此标准,2013年全球语言服务业65.37%的企业是微型企业,26.52%是小型企业,6.55%是中型企业,中、小、微型企业占到总量的98.44%,大型及特大型企业的比例只有1.61%。值得一提的是,全球94.53%的语言服务企业是私营企业,即使在名列2013年全球语言服务业前100强的103家企业中,私营企业的比例也高达89.3%②。

3)行业高度分散,企业间差距明显

2013年,列入CSA《语言服务市场报告》前100强的103家企业总营业额预计为44.3亿美元,雇员总数为41066人,企业人均营业额为10.8万美元,平均雇员数是399人。与此相比,语言服务业的主要服务对象,即全球排名前100位的跨国公司2011年的总销售额达87740亿美元,雇员总数为1538万,企业人均营业额为57万美元,平均雇员数15.38万。这就是说,与真正的跨国公司相比,即使语言服务业的这些龙头企业也仍旧有巨大的上升空间。

笔者依据CSA2013年《语言服务市场报告》中公布的2012年实际数据,使用国际通行的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③(HHI指数)计算前100强企业的产业集中和市场竞争强度。结果发现,这103家企业的HHI指数是7.53,而排名前10的语言服务企业的HHI指数为6.87。由此可以得出两点结论:①全球语言服务业高度分散,单一企业控制市场的能力很弱,只能被动地接受市场给定的语言服务价格,这也恰恰说明了世界30种主要语言的笔译市场价格在20082012年间竟然下跌41.58%CSA 20139)的原因。理论上讲,即使这103家企业合并成1家也未必会引发美国政府的反托拉斯调查;②该行业已经出现两级分化趋势,排名前10的企业的整体实力和市场影响力远高于其他企业,市场进行大规模产业集中的条件已经具备。

4)语言服务内容趋向多元化

随着服务内容多元化,语言服务企业的商业经营也会经历重要调整和变化:

①语言服务专业性增强。为了打造本企业“核心能力”(core competence)以应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越来越多的语言服务企业将主营业务集中在少数擅长的专业领域。CSA用从特定业务获得50%以上年营业收入企业的比例来测度服务的专业化程度,结果发现2013年主营业务是笔译和现场口译的企业比例分别为68.34%14.13%,随后是软件本地化(3.51%)、笔译技术工具(2.1%)、多媒体本地化(1.8%)、网站国际化(1.7%)、国际测试(1.7%),而视频口译只有0.5%。这说明在世界范围内,传统的笔、口译仍旧是大多数语言服务企业的主营业务,真正能够提供本地化服务及包括电话口译、视频口译、影视翻译等新兴业务企业的数量非常有限;

②企业不断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点。语言服务企业在提升本企业服务专业性的同时,也在积极开拓新的“高附加值”业务领域。CSA的研究发现,201369.24%的语言服务企业提供网站国际化服务,而涉猎软件本地化、多媒体本地化企业的比例分别为65.23%61.52%。从提供相应服务企业所占比例的变动来看,增幅最快的六大业务领域依次为创译、笔译技术工具、机器翻译译后编辑、多媒体本地化、国际测试、网站国际化。由此可见,本地化服务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语言服务企业实现经营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主要路径。 

 

3. 我国语言服务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国际战略管理学派创始人、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采用著名的“菱形理论”(The Diamond Theory)⑤来阐释行业竞争力的形成机制。波特认为,任何一个行业的竞争力都受四大决定因素(determinants)的支配,分别为需求条件、要素条件、相关或支撑型产业发展和企业的战略、结构与竞争。上述四种决定因素的具体内涵为(Porter 199071):

需求条件:市场对某一产品或服务的有效需求,是行业发展的最客观依据;

要素条件:企业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得生存和发展所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技术基础设施等,而“挑剔的用户”的存在对于改善要素条件至关重要;

相关或支撑型产业:特指提供上游中间产品、技术与人力资源及其他生产要素的供应商的市场竞争力;

企业的战略、结构与竞争:企业为了应对市场竞争而采取的具体组织形式和发展战略(包括国际战略)。

 

 

1)需求条件非常有利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中接受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截至2011年底,累计实际吸引外资11643.92亿美元,其中以开拓中国市场为目的的“市场寻求型”投资占较大比重。随着综合国力的迅速增强,我国也逐渐成为对外投资大国,累计对外直接投资4247.81亿美元,对外承包合同金额8212.47亿美元。在文化交流方面,仅2011年一年,图书期刊报纸、音像电子出版物、影视节目的进出口总额就达到76.7亿美元。近年来,我国还主办了包括奥运会、亚运会、世博会、世界园艺博览会在内的一系列大型经贸、文化和体育活动。如此大规模的国际文化、经贸交流所产生的语言服务需求是推动我国语言服务业快速发展的直接动力。

2)要素条件不容乐观

在技术层面,我国语言服务企业近三年来购置翻译技术产品的支出占营业额的比例已达14.79%(中国译协等201228),包括TradosSDLXPassoloCatalyst、雅信CATXliff Editor在内的技术工具得到广泛应用。但是,语言服务业出现的服务分工多样化、精细化趋势促使语言服务人才市场出现“结构性失衡”,即低端的口笔译市场供大于求,而高端市场,如本地化服务、翻译项目管理、文化及科技产品外译、会议口译(同声传译)等则供不应求,而且职业“进入门槛”很高。研究表明,翻译项目经理、高级译审、专家级翻译是我国语言服务业的急需人才,与本地化服务有关的技术写作人员、技术经理、文档排版员、多媒体工程师等市场缺口也很大(王传英 201268)。

3)上游产业智力支持亟待提升

语言服务业包括所有从事多语信息转换及关联服务的机构(中国译协等 20123),涵盖与语言服务有关的整条产业链。语言服务企业虽处于该行业的“核心层”,但产业链上游的高等院校、研究机构的智力支持对于培育行业整体竞争力来说至关重要。我国高校翻译教学长期以来偏理论、轻实践,应用翻译研究与人才培养无法满足语言服务业发展的需要,这也是造成语言服务人才市场“结构性失衡”的一个主要原因。

4)企业面临重要战略转型

我国语言服务业的企业主体是广大私营的微、小型企业。据统计,注册资金在50万元以内的企业占总量的75.9%,注册资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仅占1.6%,尽管企业数量众多,但规模小、市场竞争力弱,主要表现有:①获利能力差。2011年全球语言服务业雇员⑦人均营业额是91680美元,我国企业仅为37869美元,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CSA 201224);②生存率低。我国语言服务业经历了两轮快速增长,时间上分别为2000-2003年和2008-2011年。按企业数量增长计,第一轮年均增长率为32.9%,第二轮为21.1%。但企业成立3-6年后即进入消亡高峰。2004-2007年间,我国语言服务业企业年均消亡增长率高达38.1%(中国译协等 201226);③“同质化”竞争严重。微、小企业的同病是人才、资金匮乏,企业技术投入少、国际化资源不足,无法引入高附加值业务和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大量企业集中于低端的口笔译业务,服务内容“同质化”滋生的恶性竞争不可避免地造成服务价格下滑、质量下降;④大型企业数量偏少。尽管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语言服务企业群体,2013年仅有4家语言服务企业⑧进入全球100强,分别为文思海辉(16位)、华软通联(24位)、传神(33位)、创思立信(69),另有四川语言桥和博芬软件进入亚洲30强。这与我国整体经济实力和新兴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

   4. 两点建议

根据全球语言服务业发展的整体态势和我国语言服务业现状,笔者就制约我国语言服务业发展的两个深层次问题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1)鼓励、扩大业界与学术界的学术合作。

2)强化译协的行业指导地位。 

(作者:王传英,节选自《中国翻译》2014年第2期)

返回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2013 langlocal.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
在线客服